六届快男冠军今昔对比:有人改名难改运有人变脸认不出差距大

来源:乐动体育更新 作者:乐动体育官方发布时间:Tuesday 29th of November 2022 09:13:41 AM

  湖南卫视宛如一个造星工厂,通过一档档超前的选秀节目,将一个个素人推向了幕前,实现了他们的明星梦。比如早期红极一时的《超级女声》,捧红了安又琪、李宇春、张靓颖、何洁等一大批女歌手。

  其中2005年《超女》是湖南卫视打造过的最红火、全民参与感最强烈的一档选秀节目,那个盛夏无数观众准点守在电视机前为那群姑娘拍手喝彩,为她们以短信的形式投票。如今时隔十六年,依旧能回想起当年那个盛况。

  而同时期湖南台举办的《快乐男声》,也曾改变过无数男孩的命运,不过相比较于“超女”冠军们的后续发展,“快男”冠军们大多经历比较曲折,有人昙花一现后销声匿迹,有人几度改命难改命,有人容貌大变。

  2003年,湖南娱乐频道在本土推出了一档旨在挑选大众歌手的选秀大赛,名为“湖南大众歌会 - 情歌王子选拔赛”。因为“情歌王子”范围相对逼仄,它在开播之际改成了“超级男声”。

  该赛事历时三个多月,选拔范围覆盖整个湖南,从海选到全省50强,再到五十进三十,三十进二十、十、五。最终五强PK选出了冠亚季军,模式跟后来的超女、快男如出一辙。

  当时各大高校、高中年满18岁的男生纷纷踊跃报名,正在湖南株洲市二中读高二的何东林在父母的支持下也报了名。外形清秀,气质比较忧郁的他,开赛即凭借形象赢得了一波好人缘,一度被粉丝们封为“忧郁王子”。

  他的唱功不俗,在决赛上以一首沙宝亮的《暗香》艳惊四座。说来,这个时候《金粉世家》还未播出,沙宝亮将这首为该剧量身定做的歌曲率先发行在自己的专辑里还吃了官司。但即使是没有影视剧加持,该歌曲一经发布就受到了追捧,何东林也对这首歌欢喜不已,以干净清亮的嗓音把它唱出了自己的味道。

  经过一路过关斩将,何东林最终拿到了这场比赛的冠军。相比较而言,这档湖南台首次投石问路的赛事比较寒酸,没有大肆报道宣传,获奖选手也没有一夜成名,奖品更是只有一辆价值20万的越野吉普车。

  赛后有几家娱乐公司想签何东林,但他以学业为重拒绝了,仅参加了《超级男声》举办方为他们三个拿奖选手打造的《黑白电影》专辑的录制,该专辑收录了他的单曲《你的决定》,这是他在娱乐圈惊鸿一现留下的第一首自己的歌也是唯一的一首。

  2004年,何东林参加高考后与他理想的学校中国人民大学失之交臂,进了南京炮兵学院。因为不喜欢过被镁光灯追逐的生活,他上了大学后并没有再入娱乐圈。

  如今十多年过去了,网上没有再出现过关于他的任何消息,由于当年该节目没有上星播出,网上甚至连他一张高清照片都找不到。

  在第一届《超级男声》取得了小成功之后,湖南娱乐频道第二年加大了活动力度,先后举办了一届《超级男声》一届《超级女声》,这届超女捧红了安又琪、张含韵等一众姑娘,但《超男》却没有掀起什么水花。

  该届《超男》联合河南卫视制作,分为郑州、长沙、长春、济南四个唱区,但只有部分赛区的赛程上星播出,因而即使郑州赛区的余洺轩最终获得了冠军,对他的个人名气并没有多大的影响。

  余洺轩1984年出生于河南信阳一个普通的家庭,父母信奉知识改变命运,从小对他在学习上的要求甚严,他也非常争气,从小到大成绩都让父母引以为傲。

  2002年,18岁的余洺轩考入郑州轻工业大学攻读经济管理。大三那年,《超男》郑州赛区的号角吹响后,他跃跃欲试报了名,没有想到这个小小的举动改变了他的一生。

  获得了冠军后,他签约天娱公司开始做歌手,那时候天娱手里这种选秀型偶像歌手还不多,在签了他之后给过他一段时间的包装和力捧。次年给他发布了单曲《网络蚂蚁》,还给了他一些影视资源。

  但后来随着越来越多的“超女”“快男”加入,天娱明显僧多粥少不够分了,被晾在一边的余洺轩单方面提出了解约。

  然而解约之后的路比他想象中的更加难走,他只好做起了选秀回锅肉,先后参加过《加油,好男儿》、《星光大会》、《音乐ONE花筒》,可惜不是被淘汰就是没水花。

  后来他干脆放弃了音乐,专心地做起了演员,近些年来出演过《重启》、《清平乐》、《成化十四年》等剧作,大部分是配角,偶尔演演主角,可人气一直不上不下。

  为了走红他费过不少心力,都说改名能换运,他将名字一改再改,由原来的余超改为余铭轩,再到现在的余洺轩。甚至为了上镜更加好看,他去动了脸。

  陈楚生是第一位真正有“快男”光环的冠军,相比较前两届无声无息的《超级男声》比赛,2007年改名换姓的《快男》可谓点燃了整个暑期。

  这一年参赛的选手苏醒、张杰、魏晨、俞灏明等人气都非常高,而最终陈楚生以3318550票力压苏醒的2573655票,以绝对优势夺得冠军。

  陈楚生1981年出生于海南,高中还没有念完就辍学做起了打工人,起初他走关系在父亲朋友开的餐厅里打工,百无聊赖的他见餐厅旁边有一个琴行便去心生了学吉他之意,后来爱上了民谣后开始学写词,没多久就能抱着一把吉他有模有样地吟唱了。

  走了音乐之路后他辞掉了餐厅的工作,只身去深圳追寻自己的音乐梦。那时候他一边在酒吧驻唱一边四处参加歌唱比赛,正式做起了自由音乐人。

  从20岁初入选秀视野,到26岁凭借《快男》一举成名,他总共用了六年时间。

  和大多数签入天娱的快男超女一样,陈楚生一开始也受到了力捧,甚至在2008年既无超女又无快男新冠军诞生并加入天娱的这种大好时机下,他赢得了公司对他更多的关注度,资源没有人跟他分食,稳坐“天娱一哥”的宝座。

  2009年湖南卫视跨年晚会的舞台上,原定他连唱三首歌,并与李宇春一起压轴演出,哪知道到了该上场的时候他没上台,直接让直播节目开了天窗。

  自此开始,他与天娱开启了解约之战,最终以650万的违约金换取了自由身,代价是从此遭遇天娱和湖南卫视的“封杀”。

  从天娱出来后他签约了新东家华谊,有过短暂的荣光,举办了个人演唱会,发布了专辑《冬去春来》,还为华谊的不少电影献唱过主题曲。

  后来音乐市场渐渐不景气,他的快男冠军头衔带来的老本也吃得差不多了,突然有一天他就不红了。

  之后的日子里他其实一直都在潜心做音乐,写了几百首歌,但观众听到的却少之又少。他也曾尝试跟湖南卫视和解,上了《歌手》等节目,但一旦“糊”掉了,翻红这件事便成了可遇不可求。

  2019年他参加某综艺节目时不无感慨地说:这好像已经不是一个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年代了。

  是的,在这个三分实力七分包装的年代,像他这种一门心思只想搞音乐的人,会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有才华的人都是比较孤傲的,性格不适合复杂的娱乐圈。这也是他为什么会高开低走的原因吧。

  时隔三年后,湖南卫视又重启了《快男》IP,这一年的热度已经远远不及2007年。

  2010届快男前五强是:李炜、刘心、武艺、谭杰希、陈翔。这一届选手普遍混得不好,李炜、陈翔负面新闻缠身,其他快男半紫不红。

  2020年在综艺节目《我家那小子》里,这届快男时隔十年重聚,谈起现状都只能用调侃的形式把各自的尴尬一一道出:唯一一个有音乐代表作的是第六名李行亮和他的《愿得一人心》,但他也就那么一首。刘心成了全职爸爸,每天很忙,忙着拖地换尿片;武艺糊到会被人错把他的女经纪人当成他;而作为冠军的李炜,则被兄弟们调侃每天在家擦奖杯。

  李炜毕业于福建艺术职业学院,从16岁就开始辗转全国各地参演歌唱类比赛,在学校也是风云人物。19岁那年他参加了2007年的《快男》,但止步于50强。三年后《快男》再次开赛的时候他卷土重来,一举夺得了冠军。

  在决赛帮帮唱环节,给他帮唱的是上一届快男亚军苏醒,两人一度将现场氛围点到很嗨。但谁也没有想到,这两个在台上称兄道弟的好哥们,最后因为一个nv人双双葬送了自己的演艺事业。

  2012年12月29日,在第20届中歌榜TW群星演唱会后台,李炜和苏醒大打出手,天娱想息事宁人,却被台媒曝了出来。之后事情迅速发酵,打人的苏醒被封杀,被打的李炜也被送外号“托奶天王”而名誉扫地,人气一泻千里。

  原来李炜悄悄跟苏醒相交多年的女友夏航燕勾搭上了,两人背着苏醒多次出国旅行,还用小号把两人的大尺度亲密照放在了微博上。后来福尔摩斯网友扒出细节,苏醒得知自己被好兄弟绿了,直接抡起拳头暴打了他一顿。

  事后两人又在微博上隔空互撕了许久,一个称“打小三绝不手软”,一个称“没空跟小人玩”。

  当然,苏醒气是出了,自己的事业也受挫了。而与苏醒的大好前途相比,李炜可谓事业还没有起来就陨落了。

  经历了这个小三事件后,李炜一天不如一天,后来再也没有扑腾出什么浪花来,毕竟这个年头,不管是女小三还是男小三,都是人人喊打的。

  现在的他偶尔为一些小成本网剧写写插曲,偶尔发个单曲,但都没能拯救他日渐低迷的人气。

  到了2013年,湖南卫视在综艺、真人秀这方面的突出成绩已经无可比拟了。当他再一次推出老IP《快男》时,虽然观众多少有些审美疲劳,但依旧火爆了那个夏天。

  那一年的记忆有小强一首让人热泪盈眶的《姐姐》,有左立一首秀恩爱的《懂小姐》,有歪嘴一笑有些痞帅的欧豪,当然也有那个备受争议的冠军华晨宇。

  华晨宇在比赛中的演唱方式以及歌曲都非常超前,评委陶晶莹第一次听到就直接给叫停了,蔡国庆也一副听天书的样子,只有尚雯婕像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一样,一路力保他晋级。

  他从第一次开嗓就引起两个极端的反响,要么被惊艳死,要么被惊吓死。但争议有了,话题度有了,热度也就有了,他一路披荆斩棘最终在一大票观众的错愕中摘得了桂冠。

  华晨宇参加比赛时还是武汉音乐学院的大学生,从小学习过长笛、钢琴等乐器的他在音乐方面很有一套,对乐理知识也非常精通。所以在他参赛的时候表现出自己的创作才华时,一下子就击中了同样才华横溢的尚雯婕。

  尚雯婕是他的伯乐,如果没有尚雯婕他可能初赛就被刷了,更别说拿冠军。事实证明尚雯婕眼光确实不错,华晨宇确实是个潜力股。

  比完赛后他签入天娱,同年开始发单曲,并于岁末第一次登上了春晚的舞台。不管有多少人不能接受这个“火星弟弟”,从他登上春晚那一刻就证明他火是真火了。

  天娱对他的培养力度也非常大,之后他上了热度非常高的真人秀节目《花儿与少年》,凭借“呆萌”人设赚得了一波人气和热度。之后《王牌对王牌》、《火星情报局》、《天籁之战》、《我是歌手》、《明日之子》这些各大卫视的王牌节目,他都是常驻嘉宾。人气与日俱增的同时,他在圈里的地位也明显有了提高,短短几年就由“秀人”变成了“导师”。

  尽管外界的质疑声此起彼伏,却丝毫不影响他迈向前的步伐,举办演唱会时场场爆满,各种音乐盛典上拿奖拿到手软。

  而除了作品常常让路人与粉丝掐架,近年来他的脸部跟出道时有了明显的不同,“整容”传闻也一直甚嚣尘上。

  虽然粉丝多方代为否认,称他是唱高音的不可能会动脸,会影响发声,但刀削般的下颚骨让路人很难信服。

  今年初,在某爽代-孕的新闻铺天盖地轰炸娱乐圈时,华晨宇也见缝插针地用“是的,我们是有一个孩子”承认了与张碧晨未婚育有一女。一时之间早前立下的呆萌、纯情的人设崩了一地。

  如今他依旧经营着如日中天的事业,也依旧有着两极分化的口碑,喜欢他的觉得他是音乐鬼才,是新生代实力唱将,不喜欢他的觉得他是“大仙”。

  2016年举办过一届《超女》、2017年举办过一届《快男》这件事情,很多人都不知道吧?

  是的,在现在这个真人秀如雨后春笋的时代,一档综艺没有几个王炸嘉宾或者导师,很难出圈。

  魏巡是一个老“回锅肉”,早在2008年他就参加了选秀节目《绝对唱响》,并且由这个选秀节目正式出道。之后他多年未红,一直奔走于全国各大音乐类选秀的赛场上,像“全国K歌之王选拔赛”、“第二届最美声音·网络春晚”等。

  他曾在2013年就参加过一次《快男》,但未能进决赛。不曾想四年后再赌一把,竟然捧了个冠军回家。

  不过,比较遗憾的是他的高光永远比赛在路上,在获得了2017年的快男冠军后他仍然没有红起来。

  而虽然他是个小透明,伴随他的争议也不少。首先是年龄问题,2013年他参加快男的时候自曝27岁,到了2017年参加快男时他又自称29岁。四年只长了两岁,很难不被质疑改年龄。

  此外,他还被扒出借高利D参加选秀、隐婚、整容等黑料。总之,乱七八糟的私生活新闻要比作品多。

  细细想来六届快男冠军,真正吃到了红利的好像只有华晨宇,抛开口碑不论,他的热度一直都在。

  当然,小红靠捧大红靠命,虽然有了这么好的一个跳板,红不红却并不是自己能决定的。

上一篇:历届快男的前三名? 下一篇:当年五位超级男声冠军他改行他被官司耽误只有他成了歌坛中坚